您的位置:首页>>充值平台资讯
中移动前董事长王建宙:那些年我们犯的错
添加时间:2015-05-26

文/王建宙(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前董事长、党组书记)

360公司董事长周鸿祎先生说,“手机已成为人的新的器官”。既然手机是人的器官,那么,移动网络就应该如空气一样,成为人们生活不可或缺的部分。

多年来,我养成了一个习惯,我到任何国家、任何城市,都要考察当地的移动通信覆盖情况,喜欢到城市的地铁里看人们如何使用手机。我看到北京地铁里,最少80%以上的人会使用手机。看到这些,我就很陶醉。因为有了无处不在的移动通信网络,才有了今天的如此便利。女孩们拿着手机看电视,她们很享受,我也很享受。换乘时候人很多,她们还在拥挤的人群中继续消遣她们的韩剧。此情此景,我比她们还要陶醉。10年前,我们还在畅想,“用手机看电视,用手机看球赛,将不再遥远了。”现在已经变成了现实。

格力造手机?我想说:“好菜不怕晚。”

很多人问我,中国有13亿人口,全世界有70亿人口,当手机的普及率达到100%,手机还能不能发展?实践证明,这是完全没有必要的担心。

看看2014年苹果公司推出的iPhone 6和iPhone 6Plus就知道了。这是两款在我看来没有什么新技术突破的手机,可是它居然创造了苹果销售史上的奇迹。iPhone6只是将iPhone5s的屏幕放大了。屏幕大其实也不是苹果的优势。三星早就将屏幕做大了,华为也早就将屏幕做大了,苹果最后实在按耐不住,就也只好将屏幕做大。没想到只是将屏幕做大这么一个小小的改变,居然让苹果超过了三星,重新夺回销量第一的宝座。也由此可见,手机这个市场到底有多大。

有报道说,格力也要做手机了。很多人担心:“这会不会太晚?”老实说,我一点都不担心。当年苹果推出iPhone,很多人都说晚,可是谁又能料想得到,今天的iPhone改写了人们当初对于手机的认识。不要在乎你什么时候起步,在乎的是你有没有创新,能否拿出新的东西?如果有创新,我个人对它的前景就非常乐观。

那些年,我们曾经犯过的错误

说到移动互联网,必然绕不过微信平台。好多人问我:“你用不用微信?”我一开始总是坚持不用。总是说:“很抱歉,暂时还没有。”就这样坚持了好几年,后来越来越感觉到,自己跟大家好像有点格格不入,没办法联系了似的。本来有些朋友已经不用短信,为了我还专门给我发短信,我就觉得怪对不住人家。后来,实在坚持不下去了,我也就开始用微信了。

微信为何拥有如此强大的魅力?

微信几乎改变了人们的生活。人们去旅游的时候,旅游不重要,把旅途的人和物拍下来才更重要;吃饭的时候,吃什么不重要,把吃的拍下来跟大家分享更重要。微信确实改变了人们的生活。不管怎么说,我总是会有一种失落感。

每年的春晚最能反映这个趋势。2005年央视春晚有一首孙悦演唱的歌曲《彩铃声声迎新春》,我听了之后甭提多高兴了。我在员工大会上说:“瞧!春晚上都有《彩铃声声迎新春》这首歌……”一直到2014年春节,央视春晚还有一首歌叫做《群发的短信我不回》,可能大家没什么反应,但是我听了很兴奋,因为春晚都在说“群发的短信我不回”,那就说明大家还是收到很多的短信嘛。可是到了2015年的春晚,这次是真的换了主角,到处都是拿出手机“摇一摇”。好像没有短信和彩铃什么事儿。

另外一个就是移动支付。我对移动支付的感触非常深。运营商可以说是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。我们想搞移动支付很早了,早在九十年代香港有了八达通之后,我们就有个愿望,将八达通植入到手机里该多好。香港的八达通卡类似于内地的公交卡,我们想,要是把支付卡做在手机里,就方便多了。后来,我们就一直在做这方面工作,但是一直没有大的进展。为什么呢?因为我们在争论技术。我们在争论是用RFID好,还是NFC好?是2.4GHz好,还是13.56MHz好?我们整天在争论技术。而实际上,无论是阿里巴巴、腾讯,它们做的移动支付,没在管什么技术,至少在运营初期是如此。它们用最简单的方法,就将在线支付给完成了。现在,它们又在用大送红包等各种手段,以增加新用户。你看,很快,它们的移动支付就在用户中迅速得到普及了。

这是个深刻的教训。当我们在争论什么技术最方便时,我们实际上并没有考虑到如何去开发新的应用。事实上,当我们刚开始开发移动支付业务的时候,人们乘坐地铁还是每次都排队买票的。当我看到大家习惯性使用一卡通来通勤的时候,我就知道,运营商发展以一卡通为目标的移动支付的最好时机已过。

有人问我,“你是否为此感到惋惜,是否为此感到遗憾?”我的回答是:“我从未为此感到惋惜和遗憾。技术在发展,生活在变化,正是有了这种竞争,这种替代,才推动技术的进步。”我很喜欢法国人的那句口头禅:C'estla vie(这就是生活)。当我们遇到困难,当我们遇到大的转折的时候,其实,我们不需要后悔,也不用去说很多的豪言壮语,我们只要说一句:C'estla vie(这就是生活)。

微信时代,运营商会死吗?

很多人都来问我“运营商会不会死?”理由就是现在大家都在使用微信,就不用短信了,甚至将来可能连话音都不用,运营商还有存在的必要吗?

这个倒不用担心,因为运营商是主管网络连接的,只要还需要网络,就总是要有人来连接网络。虽然微信可以替代话音和短信,但是同时它也增加了运营商的流量。用户的平均流量,从原来每人每月的20多兆,变成了每人每月700-800兆。作为营运商来说,不仅要继续修路,还要将路修得更宽。

其次,运营商也必须转型。同样是修路,在话音、短信时代,运营商好像在经营一个铁路公司,铁路是它建的,铁路上的火车跟它是一体的。铁路上的东西也是它卖的,外人几乎没办法介入。但是现在不一样了,现在的运营商好像是在经营一条公路。公路是你运营的,但是跑的车不是你的,谁的车都可以跑,微信可以,微博也可以,滴滴打车也可以。运营商的首要任务是把路修好,保证大家的车辆能够快速、畅行无阻。所以,运营商不仅不会消失,而且对它的要求只会更高,但是,运营商必须转型。

未来的手机长这样

我要重复一下:手机制造商今天谁进来都不嫌晚。如若不相信,十年之后,回过头看看。

要说今天的手机有什么问题?我认为最大的问题就是雷同。以前我用眼睛的余光就能看出来你在用谁家的手机,今天你给我拿个放大镜,我也未必能看出来——如果将它们的商标都遮盖起来的话。

自2007年iPhone问世之后,已经那么多年了。如果让iPhone一直这么傲娇下去,我想业内人士都不甘心。我在世界各地,只要逮住机会,就呼唤新的、革命性的手机产品出现。于是,就有很多人来问我,到底什么是革命性的手机,让我给描绘一下。包括富士康的郭台铭先生,他几次三番都问我,“您给说说看,什么是一个划时代的手机?”

我当然不能够描绘革命性的手机产品是什么。但是,我认为以下这3个趋势是非常清楚的。

第一,大屏幕。屏幕应该是越做越大。特别是4G以后,阅读和视频作为最主要的功能和服务,那么必定要将屏幕做大。大到什么程度呢?大到可以把iPad取代。同时携带一个iPad和手机,就够不方便的,其实它们的性能是一样的,唯一的区别是显示屏的大小。现在,手机的屏幕越做越大,从3吋,4吋,5吋,6吋,但无法做得更大了。我看到一个7吋的手机,普通的一只手已经拿不住了。最后怎么办?只能将它折叠起来,或者卷起来。我已经在巴塞罗那看到过样机了,平时它是一个普通的手机,看视频的时候,将它打开,就变成了一个PAD。当然,目前它的成本很高,耗电很厉害。但我觉得大屏幕绝对是一个趋势。

第二,可穿戴。可穿戴的发展方向如何?究竟是没有手机了,将手机全部戴在、穿在身上了?还是将手机作为主要的部分,另外连上一些像电脑外设一样的附属的穿戴设备?这个目前还没有统一的结论,有待观察。但遗憾的是,我们现在看到的可穿戴设备犯了同样的毛病——雷同。全都是手表或者手环,全都是显示走了几步路、心跳有多快,血压有多高,或者训练状况怎么样,所有的可穿戴设备几乎是一模一样的。一般的人戴两三天还可以,戴一星期以上就不戴了。但是不管怎么说,可穿戴是一个方向。

第三,大容量电池。我不相信电池就攻不破。现在的手机电池存在很大的问题,每天要充一次电,甚至一天要换两块电池。如果充一次电只需要花5分钟的时间,它就可以续航一星期或者一个月,有没有可能?我觉得完全有可能。但是这不是取决于我们的工艺,而是取决于我们的材料,我们需要开发新的材料。

所以,什么是划时代的手机,我说不上来,但是这几个方向是明确的。而要解决这几个方向,靠一般的节约成本和小打小闹的创新是不行的,必须要在根本上创新。

所谓根本上的创新,就是从基础开始的创新。第一是指操作系统,适应新的性能必须要有新的操作系统;第二,是芯片,要开发更好的芯片;第三,最重要的是材料,必须有新的材料。

(注:本文为删节版本,全文刊登于《清华管理评论》2015年5月刊,原标题为《那些年,中移动曾经犯过的错误》)


 
 
话费充值平台 游戏充值平台 意飞快充 2014 粤ICP备13065318号